成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无锡马拉松十记:多么痛的领悟 现在我只想静静

时间:2019-12-25 09:51:50

无锡马拉松十记:多么痛的领悟 现在我只想静静

这个故事,我猜得了开头,却永远也无法预判结尾。人生就是如此这般诡谲——或许人生的魅力正在于此。我远远算不上是一个跑者,作为一个跑龄不足半年的人,我自认胆儿够肥。当然,就在我的跑量嗖嗖上升时,我的配速正常破六,偶尔破五时,我的耳朵里开始充盈各种怂勇与撺掇。“没有跑过马的人生是不完美的!”“跑完马拉松,生活更轻松!”

这个世界,没有永恒上演的喜剧,也没有恒久不衰的悲剧,生活,永远不会遵循剧作家们的脚本,来细针密线地行进。在大块的时间里,生活的空间里,布满了鸡零狗碎,充斥着酸甜苦辣。生活如此,跑步亦是如此。

多少年之后的某一天,当我回忆起2017年3月19日的凌晨时分,注定了还会一笑。两个参赛运动员躺在宾馆的床上,辗转反侧。黑暗里的长吁短叹,掩饰不住怦怦的紧张心跳。我们一点三十八分开灯,用十多分钟,消灭了三个鸡蛋,六片全麦面包,两盒牛奶,两根火腿肠,葡萄干两小把……

更雷的在后面,睡意全无,能量充电之后的我们又起床进行了一次从未有过的高强度全身拉伸,究竟强到什么程度呢,大约折腾了半个小时之后,天爷,终于有了一点睡意。抱着一床薄被,听着窗外偶尔唿哨过去的飙车声,两个人再无多话,想着各自的小心思,浅浅入眠。

客车把我们送到比赛的起点后就扬长而去了!天色阴郁,伴有微风。脱掉衣服后的我,身心均感到一丝凉意。乱嘈嘈挤哄哄排队上厕所时,我差点儿笑出声来。如果锡马算是一出大戏,那么这又算是哪一出呢?暗自忖思间,只见一位约摸六十左右的老哥,精瘦精瘦,在人群里穿梭不停,索要美女的手机微信号。被拒之后,不怒不恼,继续搜寻下一位!

我不禁肃然起敬了!六十岁的老哥对生活都如此这般的热爱,我又有什么理由颓丧,不积极面对呢?到了分区点,人潮涌动,群情激奋,我和同伴显然是受到感染了,也情不自禁地大吼大叫了几声,收获了几声嘲笑。

比赛开始。D区的特色开始显现,走走停停,刚刚撒开脚丫子想飙一下子速度,却又被前方密密的人群挡住了。天色渐渐明亮起来,云层散开,风力渐小。天空中,不时有直升机盘旋着飞过。这情势,真是如同在拍一部大制作,不再是一个点,一条线,一个面的表演,而是空间的,立体的、多维地呈现了!

耳畔,加油声,呐喊声,唱歌声,广告宣传声,充斥着跑道上每一个跑者的听觉神经。眼前,赛道上是一派争奇斗艳,赛道两道更是花红柳绿,春色无边。

我们三人,两哥一妹,轻松上路了。配速七分,悠哉游哉。赏风景,也被别人再三打量。拍人物,也被他们摄入镜头。谈谈笑笑间,5K过去了。

我为什么会甘心跑配速七分,这个显然不符合我争强好胜的性格。虽然年龄已愈不惑,但我的心里,盘腿打坐着的,经常还是那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就是三月四日,在一次长距离拉练中,我不甘心被两位三十多岁的跑友拉开,在乡间的公路上,拚了老命似地夺命狂奔,那一天的数据有多辉煌,就注定了以后的日子有多凄惶。在而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我经历了跑步以来能够遇到的各种伤痛。

我在跑步群里,祥林嫂一般,逮住人就问,有好的按摩师吗,有好一点的骨伤科医生吗,有没有特效的膏药,扶他林管用吗,云南白药真的灵吗,跑友们烦不胜烦,当我私下向一些大神请教时,才悲剧地发现,我已被拉黑。

在经历了正规医院与江湖游医,仙凡灵药与灵符仙水之后,我斗胆登上了奔往无锡的马拉松专车。但我心里也有数,不能再按之前的530配速跑了,否则,真的上了急救车,惊动了天上的直升机,那笑话可就大了。

山在前方,黛黑巍然,水在周侧,柔媚多情。人在风中奔走,恰似画中游戈。如果就是这般美好,直到终点,那么生活予以我的,似乎就只剩下“美好”“圆满”“如意”“称心”这些正能量的褒义色彩的词汇了。

10K左右,貌似是环湖路段吧,一阵狞厉的风,掠过耳畔,直吹得竹林沙沙作响,紧接着,两三点冷雨落下。想着赛程已然轻松过半了,我们还没太上心。可哪里知道,这些还只是风雨大餐来临前的一点开胃小菜。

2017年3月19日上午9点19分,雨,终于按捺不住,下了,痛痛快快地下了,这雨下得酣畅淋漓。江南的雨,春天的雨,下得没有什么理由。似乎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刘哥雨中跑的姿势似乎更帅,他适合雨战?弘妹子配速不减,难道她体力不好的话,只是安慰人的戏言?悲剧的是,我的右膝关节处,已经有了一点状况,在一个不太平缓的下桥处,我感到了一阵酸痛。当然,视装逼为个人大业的我,怎么会轻易流露。我停下,拍了两张湖景,趁他们不备,搓揉了几下,继续上路。

痛苦从11公里处开始。

我开始留意两旁有没有医疗点,开始留心那熟悉的云南白药气雾剂的气味,开始留意前方有没有下坡路段……雨衣早被我豪气干云地在不到两公里处学着张继科一撕两半扔给志愿者了,雨水开始渗入我的脖颈,冷,真的很冷!依然是七分的配速,甚到不到八分的配速,我几乎是拖着脚步前进了。

刘哥和弘妹子的速度也不快,一路与我同步。也许是大雨浇灭了我们的兴致,也许是为了节省一点仅存的体力,我们再没那么多话了。在一路的加油声中,在凄风与冷雨交织成的背景里慢慢行进。只是,我的左膝痛得更厉害了,是那种撕裂的痛,锥心的痛,刺痛……18公里处,我绝望地想到,跑完这次马,我会不会就此残掉了?

两旁的急救车多了起来,“顾客”似乎还可以,生意不错。一路上走走停停的人越来越稠密,尽管是七分多的配速,进入江南大学城的牌坊后,我们还是超越了一拨又一拨人。我希望他们两个能够说“退赛”两个字,但我从他们的脸上只看到了坚持、坚毅和坚忍。我为自己有这个念头而脸红,惟恐被他们发现,掩饰着,连着揩了两把脸上的雨水,玩命跟上。争取不掉队!

我的腿已经差不多僵掉了。好在前面有一处医疗点,赶紧喷了几下药!晕,前方还有一座气势雄伟的桥,坡度还挺大。什么叫做迎头而上,什么叫做使出吃奶的劲儿,哥今天算是体验到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我一根拐杖,我会感谢他,给他发红包。

缓慢行进,龟速“冲刺”。领完赛包。哆哆嗦嗦地换上衣服。我们行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我没什么心思拍照留念,所有的这些,我会留存、封存在记忆里,又哪是区区照片能够承载的信息量?

我的记忆里,应该包括那天的凄风,那天的苦雨,那天的清冷,那天的酸涩,那天的欢笑,那天的呐喊,那天的犹豫,那天的疑惑,那天的大开眼界,那天的幡然醒悟,那天的气味,那天的色调,那天各色人的言语……那天的总总,我会用文字交织成一匹丝缎,时间作经,空间作纬,锡马是底色,人事作渲染……

下地铁地下通道时,一幕场景,猝不及防地,惊到了我。一位跑马选手,我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背对着我,双手几乎是抱着不锈钢扶手,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地往下移挪,他的整个身体几乎是叭在扶手上了!他的速度极慢,极慢,他的雨衣仍旧往下滴水。我不知道他是已经完赛的半马选手,还是中途退赛的全马选手,但我可以确定,他现在是极痛苦的。他的同伴在旁边,面色忧郁,一如天色。

我不知道他现在的内心真实想法,反正我是不想再跑什么马了。

美味的励志鸡汤并不适合任何人。彼之蜜丸,我之毒药。我今后还是慢慢跑步,健康快乐跑步吧,让配速之类的见鬼去吧!

我为什么而跑步?

锡马已经过去三天了,趁着身上的酸爽劲儿还没有散尽,左膝关节处的伤处还在隐隐作痛,我偶尔还会追问自己。气恼之下,我退出了所有的跑步群,我删掉了几乎所有的跑友。

我想跑步,不,我想静静。女性癫痫有哪些明显的特点?呼和浩特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吃芹菜有益癫痫病治疗吗武汉癫痫首选医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