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一)

时间:2019-10-29 16:27:25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一)

【第二十二章】八卦制造者
  冬天的风雪,凌冽,刺骨,让人心痛。
  唐曾的心,也很痛,痛的他睁不开眼,痛的他留下了泪。
  可是这痛,
  不知是因为风雪的凌冽,还是因为那曾经难忘的,情……
  感情,正如那冰上的火焰一样,相互依存,相互吞噬,难以言明,所以,不可说,说即错。
  不知在街角站了多久,等到唐曾回过神来的时候,风雪已经很小了,他的双腿也已经冻得有点僵硬,身体冰凉。只是那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还有着温度——37.2°
  唐曾没有温度计,这只是他自己瞎猜的,因为他记得曾有人说过,37.2°是爱情的温度,唐曾不知道这是否真实,但他愿意相信,因为他想要去相信。
  跺了跺脚,震掉了身上的积雪,唐曾将温暖的双手放到脸上,使劲的揉捏了一会,原本一副苦逼的表情,也在这37.2°的温暖下,变的格外纯洁起来,一点也不猥琐。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多的让唐曾这个整日里无所事事的人,变的有些不一样了,至于哪些地方变的不一样,唐曾不知道,也愿不去想,他是个不求甚解的人,只要能感觉出来,就已经很满足了。
  单一的思想,傻傻的幸福,或许只有像唐曾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才能在这复杂的地球上,感到一丝简单的快乐。
  凭借着十几年的记忆,傻傻的唐曾找到了回家的路,进了门,然后大字型的躺在了床上,想了一会夏雪,又想了一会‘雄雌’。哦……或许现在已经可以去掉那个‘雄’仅留下一个‘雌’字了。
  生命中同时出现了两个妹子,这让唐曾原本平静的生活,出现了波澜。就像平静的湖面里落下了一颗石子,一颗巨大如陨石般的石子,直接将湖里的水给全部崩到了空中,显出了一瞬间的湖底,也可以说是唐曾的心底,让他更加了解了自己。
  唐曾发现,自己不花心,但却有强烈的好奇心。
  这种好奇心,是对了解未知事物的渴望,就像那些追求真理的科学家们一样,只是好奇心,不是花心,只是渴望,不是饥渴,唐曾如此认为着。
  所以,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下,唐曾自己在床单上滚了无数个来回后,他决定要搞清楚一件事,他想知道这个‘安能辨我是雄雌’的真实身份。
  毕竟这个妹子是打败过自己的女人,
  打败自己的女人,
  自己的女人,
  女人,
  唐曾又猥琐了……
  “她会是谁呢?”
  躺在床上的唐曾思来想去,也没弄个清楚,他是大一新生,虽然在学校混了半年有余,但学校的贴吧之类的地方他真的很少去,这几个月下来他也没有在那里发过一个帖子,也仅仅是注册过一个账号而已。
  虽说学校贴吧里的校园轶事新闻比较多,一些新生都喜欢去贴吧聊天、打屁,但这又怎么样?
  就算不出门,唐曾也能尽知天下事!
  因为,他宿舍可是拥有一位牛人,号称全校史上最大八卦制造者——朱正直,外号八卦朱,又号正直君!
  称之为八卦制造者,并非夸大其词,反而有点实质名归。
  举个简单的例子:唐曾刷牙,牙花出血,在地上中留了一点血迹。
  这是个很寻常的事情,大家经常都遇到过,可是在正直君的八卦之魂下,一切却变的那么诡异,那么毛骨悚然,那么惊心动魄,那么令人发指!
  经过正直君八卦后,事实被扭曲如下:
  “某某月,某某日……我的某位唐姓舍友,于昨天夜里11点左右晚归,我问其原因,唐某未回答,不过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女人香水味,我想我也没必要在问下去了。
  一夜无话,早上天蒙蒙亮,这位唐姓舍友出奇的早起,独自一人在卫生间搓洗着什么,等到我起床后,现场一片狼藉,除了在地上的一滩殷红外,唯有晾衣架上的那条湿漉漉的黑色平角裤,迎风飞舞。
  为什么是它黑色的,难道是因为沾上红色的血也看不出来么?我不知道……也没必要问下去,一切都在不言中。我是朱正直,在现场为您报道!”
  这条段子怎么说呢,对于八卦制造者的正直君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他一天至少能发一二十条此类趣闻轶事,但对唐曾造成的恶劣影响,可不是几天就能消除的。
  小小的一条八卦,让那时的唐曾觉得全班女生看他的目光都透着怪异,常常会有三两个妹子聚在一起,在唐曾背后指指点点,隐隐约约能听到类似:“洗发店,按摩店,火车站,失足妹子,成熟知性网吧女老板”之类的词语。
  甚至此事一度传到了辅导员的耳朵里,还单独找唐曾谈了次话。
  那次谈话很慎重,很神秘……
  内容不得而知,只是自那以后唐曾每次早上洗刷完,总会抽出10分钟,把卫生间打扫的跟学校教室一样干净,确保不留下一丝人类活动的痕迹。
  这只是个小小的例子,但这种例子却深受新生党的喜爱,所以在爱屋及乌的条件反射下,正直君同样受到了广大八卦爱好者的追捧。
  更是被一度推举为,学校外宣部的名誉顾问。
  “对!得问他!”
  唐曾双眼一亮,在床上又滚了几个圈,滚到了电脑桌前,飞快的登上了QQ,打算去请教一番。虽说正直君喜欢编造八卦,但是有一些隐秘的事,他还真的知道不少。

  打开QQ好友武汉哪的羊羔疯医院最好栏,朱正直的头像快速的出现在唐曾的视野里,是亮的!在唐曾的记忆里,正直君的头像好像从来都没灰暗过,似乎一直都在线的样子。

  正直君QQ昵称:猪天蓬
  个性签名:欢迎广大八卦爱好者投稿,您的第一手信息,将在24小时内刊登在本校贴吧。同时为了答谢投稿者的热情支持,每一位投稿者,都将有机会获得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绝版种子一枚,多投多得,你懂的。
  双击了猪天蓬的QQ头像,聊天窗瞬间弹了出来。
  其实正直君以前的网名并非叫猪天蓬,只不过在那次舍长争夺战中,solo败给了侯天的猴大圣之后,猪天蓬这个名字,便一直用到了现在。
  “正直君,在不在?”唐曾问道。
  “咦!阿曾,有八卦提供?”朱正直的八卦之魂瞬间弥漫。
  “没有……”唐曾道。
  “我去!我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没八卦?打屁聊天找啰嗦侯,我这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真心没时间啊!”正直君对唐曾极为失望。
  “问你点事,贴吧吧主‘安能辨我是雄雌’是谁,你肯定知道吧?”唐曾继续问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啊!你的补兵狂魔录视频里的正文,都是我帮‘安能辨我是雄雌’写的,怎么样?我的文笔还可以吧!”正直君自豪的说道。
  “魂淡!原来是你么!!我早该想到,这么没节操的事,只有你能干出来!”唐曾大怒!
  难怪之前唐曾看完帖子刚不久,朱正直就打电话过来询问获奖感言了,原来他也是主谋之一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灯下黑么,凶手就在身边,真是让纯洁的唐曾防不慎防!
  “哎呦!阿曾,别生气!阿天就喜欢你生气后的猥琐样,小心点啊,别让他看到……”正直君调侃了一下。
  “别整幺蛾子,‘安能辨我是雄雌’到底是谁,速度说!”唐曾欲哭无泪,他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沦落到要跟这几个奇葩一个宿舍。
  “我的规矩你应该清楚,想要打听八卦,就得拿八卦来换!”正直君的职业操守依旧。
 郑州专治癫痫医院 “节操呢!捡起来!”
  唐曾在心中狠狠的鄙视了正直君一番,可是又很无奈,正直君的确有这么个规矩,这也是他一直掌握第一手很多八卦内容的主要原因。
  “我上午跟小雪见面了……”唐曾忧伤的说道。
  “地点?”正直君问。
  “网吧!”唐曾答道。
  “包间?”正直君又问。
  “恩!”唐曾道。
  “买面巾纸了么?”正直君又问。
  “买你妹!!!”唐曾大怒!
  “行了,知道了……你这八卦不错,不过你放心,按照以前的规矩,你和小雪的事我不会到处多嘴,只是满足自己的求知欲罢了。
  至于‘安能辨我是雄雌’是谁,对不起了……我和她也定了个规矩,同样不能到处多嘴!只能告诉你,她是个外宣部的人,而且是个很牛逼的女人……如花似玉,哈哈!公平吧?”说完这句话,正直君那几乎24小时都明亮的头像,瞬间灰暗了!
  外宣部的人?
  听到这句话后,唐曾菊花一紧,正直君如今是外宣部的名誉顾问,这么说来,他们果然是狼狈为奸啊!
  可是……外宣部那么多人,会是哪个妹子呢?
  唐曾心中无法确定目标,他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只不过分属不同部门。他是纪检部的一名新成员,上学期刚刚任职,还没有和其他部门之间有过联谊活动,对于其他部门的成员也不算太熟悉。
  还有什么办法呢?
  唐曾脑中几十万个念头涌动,他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如果不弄清楚,实在是让人不甘心啊!
  “外宣部,贴吧,LOL,妹子……”
  一条条信息在唐曾脑海里快速拼凑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仍然毫无头绪,无奈中唐曾点开了LOL,想通过游戏缓解一下心中的压抑。
  与之前一样,登陆游戏之后,果然又有很多的好友申请弹了出来,他们应该都是在贴吧看到补兵狂魔事迹后,才来膜拜或挑战唐曾的。
  只是,这次唐曾没有拒绝,而是一一点了接受。
  他已经拒绝过了很多次,如今还能继续添加好友的,都是些意志坚定之辈,唐曾很是欣赏。
  “我是外宣部的,我不服,来挑战!”
  刚添加了几个好友,就突然弹出了一个对话框,ID:极品骚年
  这……
  喜闻乐见?
  刚说到外宣部,这货就突然冒出来了,而且上来就自报家门,这安排的剧情也太狗血了吧?
  “导演,谢谢你!”
  一看到这个人的ID,唐曾瞬间幸福满满,他觉得他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几乎垂手可得。
  ID:极品骚年

  骚年,你还真是个极品啊!

 

【第二十三章】稻草对稻草
  有句话说的是:想睡觉的时候,就会有人送枕头。
  唐曾原本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在YY无下限的小说中出现,却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还就真碰到这种事了。刚想着怎么从外宣部那里了解点情况,这就有人大喊大叫着过来自报家门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么?
  天意啊,天意!
  弄人啊,弄人!
  唐曾感叹了一番世事无常后,便打算与那个‘ID:极品骚年’聊一聊,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套点情报。
  “我是外宣部的,我不服,来挑战!”这是极品骚年之前说过的话,唐曾觉得这之后还会有下文,结果等了半天这骚年居然啥也不说了。
  “没了?”唐曾很是无奈。
  你这哪是找人挑战的架势啊?
  看着来势汹汹很有气势的样子,结果就只是打酱油冒个泡么,再多说几句话啊,难道你后面剧情不想演了?就算是跑龙套的,也得有职业节操啊,骚年!
  唐曾很是无语,看来这个极品骚年并不擅长言辞,还得需要自己一步一步引导。
  “恩,为什么要来挑战我?”唐曾开始启发他了。
  “我不服!”对面终于又说了一句话。
  “为什么不服?”唐曾觉得自己真是个耐心的好人啊。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服!”极品骚年回答道。
  “那你想怎么办?”唐曾感觉和对面对话有点吃力,干脆直接进入主题得了。
  “来挑战!”骚年说道。
  这……
  唐曾一愣,怎么又绕回来了,自己之前的引导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又或者,是自己脑子出了问题?算了……看来不能跟他多说废话了,完全没有意义的。
  “贴吧吧主‘安能辨我是雄雌’是外宣部的吧,叫什么名字?”唐曾觉得和这种单纯的人打交道,就得单纯的直来直去,一切绕圈子的话,完全可以省略掉的。
  “叫张蕊!”极品少年瞬间回答道。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
  刚才说过什么来着?
  简单的事情简单处理就好了,根本就不用非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嘛,这不瞬间就解决一切问题了么?
  “谢谢啊!”
  唐曾老泪纵横,早知道事情进展的能这么顺利,刚才就不用去找正直君了,白白贡献了一个自己的八卦,实在是太亏了!
  “原来她叫张蕊么?”唐曾心中想着。
  这个名字也还不错,蕊可以代表花,想必应该是一个如花般的妹子……
  如花?
  真的是妹子么?
  唐曾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不知怎么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星爷电影中的著名龙套‘如花’姑娘。那‘倾国倾城’的抠鼻子动作,简直是童年记忆里无法抹灭的明媚的伤啊!
  “来一局,稻草对稻草,单挑!”就在唐曾脑补的时候,对面发来了信息。
  又是单挑?
  外宣部怎么都喜欢找人单挑?
  先是之前的‘安能辨我是雄雌’,这次又来了一个极品骚年,这到底是外宣部还是战斗部啊?
  “不来!”唐曾没太有兴趣。
  “为什么?”对面问道。
  “上局被人剁手了,现在还没长出来呢,要单挑再过几年吧!”唐曾把下限调到了最低模式。
  “怕了?”极品少年问道。  “怕?怎么可能!我建图邀请你!”唐曾对于激将法,实在是毫无抵抗能力,不过自从吸取了与‘雄雌’大战的经验教训后,他便多留了个心眼,在接受挑战之前唐曾查看了一下这个ID极品骚年的资料。
  11级的一个小号,和御弟哥哥的等级不相上下,同样也没有解锁闪现,两人的角色也算是旗鼓相当了。
  当外界条件相差无几的时候,决定胜负的关键便是靠内在技术了,对于技术方面,唐曾可是很有信心,补兵狂魔可不是乱叫的,排行榜的数据赤果果的挂在那里,目前还没人超越呢!
  唐曾主动建的房,然后点击邀请了极品骚年,地图是使用率最高的召唤师峡谷,并非之前的solo热图试炼之地。
  原因很简单,唐曾不想当干爹,更何况对手是个男的,根本就不是妹子!
  “三杀两塔!”唐曾有了上一局的经历,便提前说了下比赛规则,使他看起来很有solo经验,像个老手。
  “行,我懂规矩!”对面表示了赞同。
  双方在极为友好的气氛中,进入到了选择英雄的界面,之前极品骚年提出的要求是稻草对稻草,所以唐曾此刻充满了信心。
  如果对面挑选的是其他英雄,唐曾或许还有点心虚,因为LOL如今已经有推出了100多位不同能力的英雄,其中能够克制稻草人的很多,而且唐曾身为新人也不了解其他英雄的技能,如果像上局对战‘雄雌’锐雯那种情况,那他的胜率真的太小了。
  不过还好,这局是稻草对稻草,是唐曾熟悉的英雄!
  随着双方选择确定了英雄后,游戏很快的进入到了载入页面,画面中分别显示着两个稻渭南有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吗草人,只不过这两个稻草人的样子却不太一样。
  极品骚年的稻草人是一个类似西部牛仔的装扮,红布蒙着嘴,腰间的皮带上别着一把拉风的左轮手枪,浑身透出一股浓浓的沧桑感。
  “皮肤?”
  唐曾一愣,看来这个极品骚年并非是个普通玩家啊,居然有心思买皮肤,看来他对稻草人也蛮感兴趣的,说不定还是个稻草爱好者呢。
  不过有皮肤又怎么样,LOL的游戏中皮肤并不能增加英雄任何属性,仅是提供观赏价值,比赛的胜负不是看双方的英雄有对少皮肤,而是看双方谁的技术操作意识更牛逼!
  欢迎来到英雄联盟!
  系统大神对御弟哥哥的再次到来,感到了莫大的欣喜,特意欢迎了一下。
  买了一个多兰戒后,唐曾便迅速的赶到中路,蹲到河道里面藏了起来,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有了上次与‘雄雌’的solo经验后,唐曾越发体会到了抢先机的重要性。
  果不其然,在唐曾躲进草丛不久后,极品骚年的稻草人也出现在了河道中路,他在中路位置来回的走动,似乎并没有进入河道的打算。
  “呵——呵——”
  御弟哥哥蹲在在草丛中冷笑,双眼紧紧盯着对面稻草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近点,再近点!”唐曾心中如此想着。
  或许是因为主角光环的缘故,他的愿望总是能被导演第一时间采纳,这不!唐曾刚一许愿,马上就梦想成真了!
  极品骚年的稻草人,在中路转悠了半天仍然没有发现唐曾的踪迹,于是便朝河道右边的草丛靠近了一点。而这一点,正是御弟哥哥所期待的那一点,也正是稻草人的E技能黑暗之风的施法最远距离!
  没有丝毫犹豫,只见御弟哥哥的稻草人高高的举起来手中的镰刀,狠狠的甩了一直乌鸦出去,紧接着调头就跑!没错,是掉头就跑,跑的很坚决,跑得很果断,一点留恋都没有!
  尽显猥琐本色!
  稻草人的E技能是指定性技能,也就是说只要瞄准了目标释放出去,就能100%命中。所以御弟哥哥并没有等乌鸦飞到敌人身上,而是放完一个技能就跑了,跑的很猥琐。
  事实证明御弟哥哥的举动完全正确,敌方的稻草人被唐曾突如其来的一招E给激怒后,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了之前御弟哥哥躲藏的草丛之中,并且看到了唐曾的稻草,发现了罪魁祸首!
  只不过,他只看到了唐曾稻草人的背影,而且这背影也只是闪了一下便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因为唐曾此刻已经跑的太远了,远到敌人都没有丝毫追击的打算!
  “还真是挺猥琐!不过……也仅是这种水平罢了,我会让你知道身为菜鸟,就得夹着尾巴做人。太过炫耀,会死的很惨……”对面的极品骚年在聊天内容里打字,与之前的少言寡语的风格极为不同。
  呵呵,原来他之前是在装单纯么?
  想要扮猪吃虎?
  “那就试试看吧……”唐曾回复道。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