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迅捷提莫之百万成长篇 5

时间:2019-10-29 19:16:46
迅捷提莫之百万成长篇 5

第九章

贾克斯?蘑菇训练的开始。

话说加里奥是保住了,但这几天提莫还是很不开心。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以后,提莫真的觉得自己太弱了,他想要变强,想要保护更多的人。
光靠毒针是完全不够的,蘑菇的作用又不大,他想请教假盖伦一些技能,但盖伦只会耍剑。
“吹毒针不会,剑法倒是有许多,提莫干脆你学习剑法吧,看我的风车剑法多酷啊。”盖伦说完,拿起剑转了起来。
“算了,不用了盖老大,我自己看看吧。”提莫说完,便走了。
他便去找兰博。
武汉小儿癫痫最新治疗方法or:#f9dfff;" />兰博听了他的话,答道:“我们家都是擅长建造机器的,至于你们莫家,我倒是不知道有什么血统了。”
“老爸就什么都没告诉我……”提莫默默地说,他认为自己的父亲根本没有什么能力,所以除了吹毒针,就没有教会自己任何东西。

“别这么说你老爸,他始终是你的父亲。”兰博说的道。
“嗯,谢谢哥,我出去走一会儿。”提莫再一次失望地走了出去。
他清楚地知道,在哨兵队,他可以算是最菜的一个的,战斗力又小人又长得不起眼。
“嘿,提莫是吧,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吉格斯看见提莫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便走过来问。
自从上一次提莫的举动深深打动了哨兵队的队员,便认识了有着提莫这个人。
提莫抬头看了看这个约德尔人,他戴着一副眼睛,拿着自己爱不释手的杰作——炸弹,甚至连身后还背着自己的终极发明——炼狱爆弹,看上去挺酷。
“你好,我没什么的,真的。”提莫回答道。
“好吧,做个朋友吧,我叫吉格斯。”吉格斯说。
又多了一个朋友,提莫便开心了一点儿。或许自己在别人心目当中也不算是个窝囊。

提莫告别了吉格斯,继续向前走着,他走到一家酒店外停下,为什么要停下呢?他自己也说不出来。正要继续向前走,只见一个人拿着一瓶酒边喝边走出来。提莫仔细观察着这个人,他披着紫色的披风带着个面具,很让人误解他有七只眼睛,一手拿着酒,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很长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提莫还看不出来。一身的紫色让提莫对他有了点兴趣,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好酒,好酒。”那人边喝边说,眼看就要走掉了,提莫便跟了上去,那人继续走着,提莫在后面跟着,希望他能教会自己一些什么东西。
不知走了多久,那人总算把手中的酒喝完,此时已经到了一条德玛西亚少有人来的小巷子,在这里,只有提莫和这个人,没有别人。

提莫没搞懂他到这里来干什么。他躲在一棵树后,看着那个人。那个人把手中的酒向一旁一丢,边大声说道:“出来吧!小子。”提莫一听,愣了一下,他说的不会是自己吧,不,不可能会被发现的,提莫从小最会玩捉迷藏的游戏,村子里的小朋友都很难找到他,这个人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呢?那人见没反应,再次大喊道:“不敢出来是吗?我没有恶意的。”提莫更加矛盾了,低下头想,他说的到底是谁啊?于是提莫继续保持在原来的位置。当他抬起头来,贾克斯已不见了人影,吓得提莫一身冷汗……
“你跟踪我,想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提莫忙回头,是刚才那个人,提莫腿都软了起来。
“我……我只是……”提莫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只是……”提莫结结巴巴地说。
这人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提莫看。
提莫尴尬万分,不知如何是好,眼前的这个人,在他眼中突然变得十分高大,自己根本就是一根葱。
提莫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为妙。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了……
一阵寒风吹打在提莫身上,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终于忍不住了,说:“对不起,打扰到您了,我马上就离开。”说完便要走。这人一把拉住他说:“等等,我觉得你好像……”提莫一听就奇怪了,还有人和他长得像样?便说:“可能……是您认错……”
“慢!”这人打断了提莫的话,隔了一会儿问道:“小子,你的名字……叫提莫?”
提莫一听大惊,便问:“竟知小人大名,何以得知大人贵名?”
这人一听笑了起来,他摸摸提莫的头,扶正了提莫帽子上的护眼镜,说道:“你和你爸一样,很幽默呢……”

“我爸爸?您认识我爸爸?”此话一出,别提提莫有多惊讶了,如果是上次神秘失踪知道自己还可以理解,但如果是通过自己的父亲来知道自己,那倒真是让人不可理解了。
“呵呵,我叫贾克斯,是你爸的朋友。”这人看着提莫头上的护眼镜,说:“大概有十年了吧,我们已经有十年没有见面了,现在看见你,感觉想看到了他一样。”
“那……叔叔,请问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呢?”提莫不解地问。
“十年前,你父亲和你母亲离开了这里,他走之前说,他不想再呆下去了。无论我怎么留他们,都始终没办法留住他的心。”贾克斯说,眼里似乎有着少许的悲伤。
“那我父亲是为何要离开?”提莫心里有着无数个不解。
“那还是和十年前有关了,你父亲因心地善良释放了被囚禁在德玛西亚的诺克萨斯的五大元首之一——布兰德。”贾克斯解释道,“结果布兰德却恩将仇报了,离开之前还杀死了我们不少的兵力。”

“德玛西亚的皇子嘉文认为你父亲的所作所为是不可原谅的,坚持要将你父亲赶出德玛西亚。如果我们求情是可以留住他的,但是你父亲不肯原谅自己,决定离开德玛西亚。”
“你的护眼镜,想必也是他给你的吧,呵呵,我这个做朋友的,怎能不关心他,他走之前还对我说: ‘别担心我了,我的朋友,我犯下了滔天大罪,请让我离开吧,虽然我很想做一个出人头地的人,但我没能力,如果我哪一天有了个儿子,我要将他取名为提莫,我还会让他加入德玛西亚的,那时候就拜托你替我照顾他了。‘ 如今看到了这副眼镜,也可以说是给我传递了一个信息。”
“爸爸……原来你不是个窝囊,你是个大骗子……”提莫低估着。
贾克斯正想说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了童音:“老师,你在和谁说话呢?”
提莫也探头看去…………

与此同时…………
在巫毒之地北部,繁密的草互相摩擦着,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其中还掺和着急促地脚步声。
一个手柄一把奇怪的刀,长着一头白发的女子在草上走着,似乎正赶向某个地方。
她走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停下,这里十分的宽广,像是迷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周围的树木发黑,像是被烧过一样,地面一根草也没有,露出一片乌黑的土地,还隐约可以闻到一丝烧焦的味道,没有一个人,就像是一片荒漠,十分凄凉……
“这里……发生了什么?”女子大惊,她向前走了几步,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失控地跪下,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格叔叔……安妮……你们在哪儿?请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她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远处还有着一小簇火焰在尝试吞噬一棵大树,女子一把握住手中的刀,猛的仍了过去,将火焰熄灭了。

女子缓慢地站了起来,她走过去拾起刀,刀上却出现了灭了火的痕迹,只是一小簇火便能烧出个痕迹,这火,除了他还会是谁?
“布兰德!你会为你说做的一切而判来死神的降临。”女子的眼睛肿得发红,却流出了一滴浅蓝色的泪水,这滴泪水,流露出伤心和痛苦,还有着女子报仇的决心…………
女子擦干眼泪,缓慢地向远方走去……
…………
…………
“安妮……”一个瘦小的身影向这边跑来,是一个小木乃伊,他满头大汗,对面前的一个小女孩说:“安妮,提莫没和你在一起吗?”
安妮摇了摇头说:“没有啊,你们两不是经常在一块吗?”
阿木木说:“是啊,但就是没有看见他,队长也不知道,大家都在找。”
“那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和提伯斯可以帮你们找。”安妮说完叫出提伯斯。
“谢谢你……”阿木木道谢后便要到其他地方去找。
“都是朋友了,应该的。”安妮笑笑,她思考着刚才阿木木来之前的问题,抬头看看天,默默地说:“锐雯姐姐,千万不要到我们的村子里去啊。”

“纳尼……你……你不就是……”提莫指着前面那个人说,声音都在颤抖。
这个人无外乎是个约德尔人,粉而嫩滑的头发披在肩上,显然是刚染过的,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显得格外精神,身后的炮还是这么的耀眼,脸上带着笑容,显出一副萝莉样,看上去还挺可爱,但在提莫眼里却没这么可爱。
“哦,我认识你么?哦对了,你是上次的那个提莫对不对?”崔丝塔娜走近提莫说。
贾克斯看着这两个人,笑道:“你们两个认识?”
“你……你……你不是宝贝队的么?”提莫疑惑地问。
崔丝塔娜将食指放在最前,“嗯”了一声,答道:“对啊,我是宝贝队的,只是来向贾老师请教。”

在上次与诺克萨斯对抗的时候,那时的崔丝塔娜,既暴力又粗鲁,声音又十分霸气,才让提莫对他产生了恐惧感,可以说与“肌肉女”有得一拼。但现在的崔丝塔娜,简直就是第二个人,说话没有这么粗鲁,而很温柔,可以说是和安妮一样的女孩。
不知怎地,提莫心跳又十分剧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提莫害怕崔丝塔娜?不,他没有害怕。是提莫怕崔丝塔娜欺负他?也不对。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是提莫也说不出来。

“看我真是的,都忘记介绍了,你好,提莫,我叫崔丝塔娜。”崔丝塔娜笑着对提莫说,提莫双脸发红,只是应了一声,不敢抬起头来。

“咳咳……你两别当我不存在额……”一旁的贾克斯打断了他们。提莫回过头来,坚定地看着贾克斯,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他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瞒着他多少事情:“贾叔叔,可不可以告诉我更多的有关我们家族的事情,我爸爸他就什么也没对我说。”贾克斯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崔丝塔娜,对他说:“我会慢慢告诉你的,如果你愿意每天都来找我。”提莫一听,怎么可能不愿意,不停地点头。
“好吧,如果你想的话,每天早上六时必须到这里,和崔丝塔娜一样,我们到下午二时才解散,哦,还有,早餐多吃点,不然会很饿的哦。”贾克斯说。
提莫连连点头,便向他们告了别。
“贾老师,希望你能对他温柔点……”崔丝塔娜看着提莫离开的背影,对贾克斯说。
贾克斯也看着提莫,午时的阳光照在他们脸上,他说道:“但愿吧,我可能会对他更严格,因为他是我朋友的孩子……”

提莫向宿舍走去,别提他有多么想知道家族的事情,原先他以为父亲只是个一窍不通的人,但是听了贾克斯的话后,他才明白,但他不知为何父亲要这样做。
到了宿舍门口,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黑乎乎的,没有似乎一丝光亮,他打开灯,原来里面没有人,跑去隔壁看看,也是,加里奥,吉格斯他们也不在……“不会是……打仗去了吧……”提莫立刻跑出宿舍的房子。
在一个转弯路口,提莫便往左拐,突然,不知撞到了什么庞然大物,提莫站不稳倒在了地上。“啊……真是对不起,我……”提莫说着抬起头来看这个庞然大物,便愣住了,原来是安妮的提伯斯,吓了他一跳。提伯斯一把抓住他,把他扛在肩上,向训练场走去。
“喂喂,你要带我去哪?”提莫挣扎着。

提伯斯指了指前方的训练场,因为不会说话,用手示意大家都在找他,提莫才恍然大悟。提伯斯走进了训练场,将提莫放下,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为啥来这里呢?提莫很是不解。
提伯斯坐了下来,双眼直直盯着提莫,似乎害怕他逃出自己的视野内,它这一看,倒把提莫看得很害羞的,说:“别看我了,我又不会跑了。”但提伯斯还是不理他。“哎呀,都是姓提的哥儿们我怎么会骗你呢?”提伯斯脸上似乎有些鄙视的样子,好像在说:“谁跟你是哥儿们,哼。”
“提伯斯,你说你找到了提莫,是真的吗?”训练场门口突然传来了声音,提莫大吃一惊,这臭熊啥时候和别人说了,突然想到了安妮,便不觉得惊讶了。
“哎呀,提莫,你跑到哪儿去了,大家都很着急呢。”安妮走过来对坐在地上的提莫说。

“没……我只是出去玩儿,真没什么。”提莫回答道。安妮看了看他,转身向提伯斯说:“提伯斯,去告诉大家吧,就说找到他了,叫他们到宿舍去找他。”提伯斯点点头转过身便向外面跑去。
“谢谢你,安妮……”安妮没有追问下去,提莫心中很是感谢。“谢我什么?”安妮回过头来疑惑地问。“没……没什么。”提莫嘿嘿一笑。安妮对他说:“好了,快回去吧,大家都在找你呢。”提莫忙点头:“好的,再见了,安妮。”说完便向宿舍走去,安妮见他那一副样子,摇了摇头:”真拿他没办法。”便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第十章

锐雯与巫毒之地

安妮回到宿舍,坐在床上,一旁的波比(虽然不是同一队,但也是互相帮助的朋友)走过来问她:“怎么了安妮,愁眉苦脸的。”安妮看了看她,说:“没什么,只是没有点儿想家……”
“没事的,谁都会想家,在这里我们必须得习惯才行。”波比安慰道。
武汉治羊癫疯好的医院4px;background-color:#f9dfff;" />“嗯。”安妮回应后波比便出去了,安妮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不知道锐雯姐姐怎么样了。”
…………
…………
“混蛋,布兰德!”
巫毒之地西部,锐雯正拿着刀失控地砍着身边的大树。“等着我,格叔叔,我会帮你们报仇的。”
她想到了六年前……

“报告锐雯小姐,前方感受到了敌人的气息,请指示。”一名随同而来的士兵跑过来对一个年轻的女子说。
锐雯拿着手中完好无损的符文之刃,这把刀十分巨大,刻有着符文印记,看上去绝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能使用这把刀的人,也绝不会是一个普通的人。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f9dfff;" />“部队前进,绕巫毒之地北部过去。”锐雯说,便带领着部队向前走着。
巫毒之地十分幽深,很少有人来,但它就像是连通所以国家的交通枢纽,想到别过去,就得穿过这充满野兽的死亡之地。
一百多个人缓步前行,怕惊吓到附近的野兽,向艾欧尼亚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方有着许多石块挡住了她们的去路,一个士兵走向前用力踢着石块,口里埋怨道:“真是的,这破石头。”
锐雯来巫毒之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看到这石头,恍然大悟:“大家快撤,我们上当了,有埋伏!”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艾欧尼亚的人已把他们包围得死死的,毫无一点缝隙。锐雯咬紧了呀,冲着他们大喊:“来啊,孬种们。”
在兵力上来看,她们落后了一大截,她们这点兵力比不过他们的四分之一,但他们毫不畏惧,与敌人作战。
癫痫全身强直发作怎么办d-color:#f9dfff;" />眼看就要顶不住了,锐雯身上被刀划出一条条伤痕,鲜血流了出来,她叫士兵呼叫支援,但是巫毒之地距离诺克萨斯十分远,一定时间是来不了了。

“混蛋,我跟你们拼了!”锐雯大喊道,拿起手中的符文之刃,向敌军冲去……
“不,锐雯小姐,不要!”一名士兵大喊道,但锐雯没有理睬。
在那蔚蓝的天空中,有一点星绿,飞向这个地方,可是,那高大的树遮住了天空,又有谁知道这点星绿的到来呢。祖安炼金术士辛吉德,得到了求救信号,便开启了自己的杰作——生化炮弹,在锐雯与艾欧尼亚作战的地方炸开了花……
锐雯只感到手脚无力,被一只臂膀架着,然后自己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锐雯睁开自己朦胧的眼睛,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她看着这些陌生的环境,以为自己已到了天堂,便不再有战争的骚扰了。
“小雯,你醒了。”一个声音惊住了锐雯,她转过头一看,是格雷戈里坐在床头看着她,身边还有着许多以前诺克萨斯的人们,看见她醒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你是……格叔叔……还有大家……”锐雯感到十分惊讶……
在锐雯很地小很小的时候,父母因为战争双亡,自己变成了孤儿,她哭了无数个拜托与黑夜,为父母报仇的心理时而乎现,时而隐去。她是那么的渴望战斗,又是那么的憎恨战斗。
她本已无法再活下去,就因为出身在诺克萨斯,这里的人都以残酷为现实,只有强者才能够活下去,弱者只能够等待死神的降临。

可命运又是这么的美好,降落到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头上,当一天她露宿街头时,被好心的格雷戈里收养,让她住在自己的家里,与自己和阿莫琳住在一起。
锐雯便在格雷戈里的精心抚养之下长大,在锐雯心里,格雷戈里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十分心疼她,锐雯也很多次和格雷戈里说自己的故事,格雷戈里喜欢孩子,和锐雯简直无话不说,他当锐雯就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一样爱抚。
可是格雷戈里否认诺克萨斯的观点是不可否认的,随之迎来了被驱逐的命运。在走之前,锐雯泪流满面,格雷戈里知道自己被驱逐的命运是不可挽回的,但他没能力继续陪着这个小女孩,他对诺克萨斯的国王一致要求:“赶走我可以,请把锐雯留下,替我照顾好她。”
从此,这两个人没有再见面。

现在,看到锐雯已长这么大,还是一名出色的战士,格雷戈里很高兴。锐雯也不例外,将自己从小抚养到大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雯,你真的长大了……”格雷戈里着身高快追上自己的锐雯,笑了。
锐雯看着大家,不好意思地说:“格叔叔,谢谢你们……”
“小雯,别走了,看,大家都希望你留下来呢。”阿莫琳对锐雯说。
锐雯回头看着阿莫琳,很久才说:“我也很想留下,但是我不能抛弃诺克萨斯。”格雷戈里听了,脸色很是不好,说:“没事的,小雯,他们不知道你还活着。”
“对啊锐雯,留下吧。”其他人都说。
“谢谢大家,但我真的不能。”锐雯说,她很是对不起大家,因为自己太想为父母报仇了。
这时,一个小女孩拍了拍她的手,对她说:“大姐姐,你好漂亮哦。”
“安妮,别胡闹,去那边玩去。”格雷戈里对小女孩说。

“格叔叔,她是……”锐雯缓缓地说。
格雷戈里笑了笑,答道:“这是安妮,是我的女儿。”他摸了摸安妮的红红的头发。
眼前的这个女孩,是那么的可爱,一双红红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锐雯看着安妮就像看见了自己的小时候,她蹲下身来,对安妮说:“你也很可爱哦,小安妮,你有一个很好的父亲呢。”
“那么,小雯,你还打算回到诺克萨斯吗?”阿莫琳问道。
锐雯笑笑,摇了摇头,说:“我不打算回去了,现在诺克萨斯的人想必已把我计入死亡名单了。”她抬起了头,望着远方的一条路,说道:“我打算开始流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那是为什么?外面这么危险。”
“我从小就有着一个梦想,我想拥有一片自己自由自在的天地。从格叔叔离开我之后,我就更加渴望。现在,有大家陪伴着格叔叔,还有小安妮吖,所以我希望格叔叔,您能同意我的这个梦想,仅此而已。”

“好吧,小雯,只要是你的梦想,哪怕是有多舍不得,我也同意。”格雷戈里抚摸着锐雯的脸,眼睛里似乎闪着泪花,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答应我,一定要平安无事的回来,记住要多来看看我们,大家都等着你。”
锐雯用力地点了点头,心中也有着说不出的痛苦,说不尽的不舍。
此后,锐雯常常来到这里。在别处流浪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她都思念着他们。每一次回到格雷戈里身边,格雷戈里都会热情地和她聊天。回到这里已成为她的习惯。有时还会在外围遇到安妮,她们也是无话不说,在她眼里,安妮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一样,和她一起玩耍,和她一起分享快乐的时光……
…………
…………
“为什么?为什么?布兰德,我要亲手宰了你!”此时此刻的锐雯几乎快要失控了,但她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格雷戈里告诉过她一定不要被诺克萨斯的人发现。她坐在地上,复仇的欲望环绕着她的心,她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现在的她到底怎么办才好?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